婧梦网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 > 月下独消情与愁严柯薄音小说

月下独消情与愁严柯薄音小说

http://lijunqiangc.com.cn |2020-08-10 05:54:53

主角是严柯薄音的小说叫做《》,这里提供月下独消情与愁严柯薄音小说,该小说主要说的是阴森森的,我连忙将我的行李箱拖进来,然后找到自己的一套衣服换上就离开。 薄音不喜欢我穿暴露的衣服,但我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,穿了一个裸背的。

内容精选:

从钟家到薄音的公寓,车程是很远的,一个多小时后才抵达。

坐在车上我昏昏欲睡,还是薄音率先抱着我下车,我一惊,本来下意识想挣扎,但是被人紧紧的拥在胸膛里。

进了公寓后,薄音这个老司机就开始脱我的衣服,他这个色胚子真急。

这个肚脐装的拉链在背后,薄音一时找不到,索性直接撕开我的衣服。

蕾丝哗的一声被他大力的撕破。

薄音扯下我的衣服,冰冷的薄唇印上我的锁骨,随即抱着我向沙发而去。

我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,被异性接触的快感像电流一样麻麻的传到我心间,难受至极。

我发现这几次做爱,薄音这个男人都是从后面以霸道、强势的方法占有我。

难道这是他以前当军人留下的后遗症?即使退伍后也养成了习惯?

霸道、强势、冷酷,而且这猴急的模样就像好几年没有碰过肉一样。

薄音这男人平时装的还很清高,冷漠,寡言,其实就是一闷骚的货儿!

我看不到他的脸,哪怕是进入高潮他释放的那一刻,我都感受不到他多余的情绪。

薄音入过军队,体力极佳,耐力极好,素质过硬,半晚上过去他还精力充沛、意犹未尽的拉着我干这事。

时间久了,我连忙求饶道:“薄先生,疼,我不来了。”

薄音动作一顿,抽出来站起身子,毫不费力的将我抱在他怀里,进了卧室。

他将我扔在床上,大大咧咧的站在床边,整个身体暴露在我面前。

修长有力,肌肉发达,他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!

“换个地方,继续。”薄音上床,终于将我翻了一个身子面对着他,道:“小东西主动点,我要的不是一副尸体。”

他这样强势,我能主动的起来?

而且我真的太累了,快感和疲惫感相互充斥,我现在只想躺尸,什么都不做。

我的身体随着他的节奏抖动,他的大掌在我身上到处拔撩,到处点火。

我忍不住呻吟出声,随即咬着唇,最后我实在受不住,看着他依旧淡漠的脸,我红着眼睛连忙求饶的说:“大叔,我疼。”

我就不信,他真的不懂怜香惜玉。

“疼?”薄音轻轻的咬了这个字。

我点头,重复道:“腿疼,下面疼。”

薄音终究放过我了,丢下我自己进了浴室洗澡,然后出来从衣柜里取出一套西装。

他当着我的面穿上白色的衬衫,刚洗过澡湿润的发丝慵懒的搭在额前。

薄音穿好衣服,精神抖擞的看着我,眸子里带了点点光芒流动,道:“小东西,早点休息,我明天过来看你。”

看我?!

难道他不在这里睡觉吗?

薄音说了这句话,就转身出去了,随后我听见关门的声音,动静颇大。

无所谓,他不在这睡正好!

薄音是一匹猎豹,也是一匹狮子,更是一只大灰狼,他将我作为了他暂时的目标,犹如猎物。

他这样的男人,我再了解不过了!

而我被他接触,身体也会有强烈的反应,犹如山中泉水和坚石之间的摩擦,虽然不是火花,但是也发出了清脆的声音。

也有一定的默契。

薄音,真是一个可怕的男人。

想到这,我就觉得自己未来三十天,很痛苦,很悲伤,有种生无可恋的错觉。

一番翻云覆雨之后,身上的感觉其实是不太好的,我忍着酸痛的双腿进浴室。

透过镜子,可以看见胸上的痕迹,他咬的很深,也毫不怜香惜玉。

难怪他今年快三十岁的男人了,还找不到老婆,谁敢嫁给他?

虽然,我知道的传闻是……很多名门望族的名媛都争先恐后的在他面前争宠。

薄音这资深老司机,至于她们争先恐后的贴着脸争宠吗?!

唉。

我洗了澡就回卧室里睡觉,整个房间里都有薄音的气息,冷冽中带着清淡的味道。

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一点的时候了,外面的日头正大。

阳光挺刺眼的,我的衣服被薄音撕坏了,而我只能穿着薄音的白色衬衫。

他的白衬衫很长,我穿在身上已经完全遮住了大腿,其实薄音的身高应该有一米八五左右吧,而我一米六七。

我身子又瘦,穿着这个空荡荡的,我低着视线望了望我的胸,目测B吧。

我从客厅里捡起昨晚被薄音扔在这里的黑色挎包,我将里面的手机取出来,打开有一条未读短信。

“开门。”

简短的两个字,的确是薄音的风格。

这是他第一次给我发短信,如果不是他给我发短信,我还记不起自己有他的号码。

我坏笑了一声,将备注改成——大叔。

不过他让我开门做什么?

我略有些好奇的打开门,门外孤独的放着我的行李箱,他昨晚吩咐人放在外面的?

薄音就这么放心不怕人偷?

我从门缝里伸出脑袋看了眼外面,除了一些花盆,整层楼都是空荡荡的。

阴森森的,我连忙将我的行李箱拖进来,然后找到自己的一套衣服换上就离开。

薄音不喜欢我穿暴露的衣服,但我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,穿了一个裸背的。

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,但是感觉和他对着干,心情挺愉悦的。

不过刚出了门不久,前任三嫂给我打电话过来了,其实我心底很不想接这个叛徒的电话。

但是她终归是薄音的妹妹,我的前任嫂嫂,我还是犹豫的接了起来。

三嫂的语气特别犹豫的说道:“时光,严柯他……想见一见你。”

我之前将严柯这个男人在手机里拉黑了,他打不到我这边来很正常。

但是通过三嫂……三嫂以前总做叛徒,现在又做传话筒。

图片
  • 婚情难却安瑶-婚情难却小说阅读
  • 热门小说前夫别碰我
  • 秦欢傅郁森晨色郁郁不得欢小说精彩试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