婧梦网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科技资讯 > 李国庆揭财务作假 陈一舟批害群之马 CEO谈中概股

李国庆揭财务作假 陈一舟批害群之马 CEO谈中概股

http://lijunqiangc.com.cn |2020-08-08 05:44:38

  当当网CEO李国庆人人CEO陈一舟搜狗CEO王小川

  东方网6月15日消息:据《新闻晚报》报道,资本市场的翻脸速度,总是比翻书还快。对兴冲冲扎堆赴海外上市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而言,从年初的火热追捧,到当下的哀鸿遍野,由暖转寒不过短短几个月时间。

  从优酷、当当开始,到淘米科技结束,近半年时间以来,赴美上市的互联网“中国队”成员已达8家,后续队列中的迅雷、土豆也蓄势待发。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,泡沫破裂的轻声已在耳边响起。互联网中概股相继破发、华尔街爆发信任危机、各路投资机构齐唱衰……种种迹象来看,冬天的脚步似乎已经不远。

  记者近期专访多位业界大佬,共议互联网“泡沫论”。

  他首批抢滩

  当当网去年12月8日成功赴纽交所上市,开盘价16美元。李国庆曾埋怨投行压低发行价而一怒拍桌、微博舌战“大摩女”。

  6月7日深夜,当当网在其上市半年纪念日当日破发,昨日收盘价低于14美元。

  他紧随其后

  人人公司今年5月4日于纽交所上市,打包整合了千橡集团旗下的人人网和糯米网,创下近年来中国企业赴美融资额之最。

  5月11日,人人跌破14美元的发行价,昨日收盘价低于9美元。

  他冷静观望

  搜狗是搜狐旗下子公司,去年8月引入阿里巴巴的战略注资,拆分成为独立公司。

  目前搜狗输入法+浏览器+搜索“三驾马车”并驾齐驱,营收快速增长,张朝阳多次表示欲促成李国庆揭财务作假 陈一舟批害群之马 CEO谈中概股其赶上这一波上市潮。

  业绩决定股价

  记者:当当网日前破发,在互联网行业和投资者间掀起了比较大的反响。

  李国庆:当当股价没能出淤泥而不染,跌破了,我低估资本力量。事实上,在我们Q1财报中,利润同比增长200%多。

  记者:近期海外上市的中概股连续大跌,甚至屡次出现在证券机构的黑名单上,如何看待该问题?

  李国庆:我的分析,一是两家公司因假账被停牌;再是互联网泡沫;三是上市前吹牛皮,上市后业绩没达成;四是马云对支付宝变股 “土改”。这些导致投资人丧失对中国股信任,纷纷出售中国股。我相信业绩是决定股价的最重要因素,当然需要时间被认可。 (注:上述两家公司分别为纽交所上市的东南融通、以及纳斯达克上市的盛大科技,后者已因假账遭退市。)

  记者:赴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通常有哪些作假方式?

  李国庆:假实物销售,其实掺杂给供应商退货,还掺杂关联企业团购;假收入,和哥们企业对开票,比如互相投100万广告费;费用转移;成本假低,让供应商把供应成本低下来,再用费用返还;收入,费用打时间差;假应收,虚增收入,但其实是无法执行的合同,今后做坏账。

  老鼠屎坏了一锅汤

  记者:赴美上市后的感受如何?

  陈一舟:首先是感到很累,我们有十天时间是在路演,每天要开8到10个的会议。每天中午的午餐会上,投行的人吃着塑料片一样的鸡胸脯,我们都没有时间吃。每次都在台上演讲,演讲完就离开。在路演的2个星期,我的喉咙都是红红的。

  回来以后,我感觉到压力更大,明显感受到资本市场的压力。

  记者:压力源于何方,怎样看待来势汹涌的第二轮互联网泡沫潮?

  陈一舟:换位思考来看,泡沫其实很正常。从美国投资人的角度来看,他们更喜欢投本土的互联网公司。设想一下,如果中国的主板可以接李国庆揭财务作假 陈一舟批害群之马 CEO谈中概股受国外的企业公开上市,跑来一大堆说着带有外国口音的中文的外国高管,跟我们中国的股民和投资机构讲我们不一定听得懂的公司故事,双方沟通又不是很通畅。而且可能你会发现,比如说我们国家本土的某一些行业的公司只有十家,突然国外来了一百家这样的公司到中国上市,正常的投资人都会产生“泡沫”的想法。

  要解决的首要问题,还是中国自己的股市要能接纳这些高成长、却不一定赚钱的公司。按国内的上市标准,京东肯定上不了,但其估值现在已达到一百亿美元;优酷也是上不了的,但其估值现在也是四十亿美元了。

  我觉得中国的股民和投资机构对于“成功公司”的判断标准一定会缓慢改变,不可能一下子改变。只要这种歧视存在,更多高成长的互联网公司依然会到美国上市,因为中国不支持,只能到美国挨骂拿钱。

  记者:近期美国中概股面临很多的问题,很多交易所都给予了负面的关注,停牌、摘牌也层出不穷,问题出在哪里?

  陈一舟:这是部分老鼠屎坏了一锅汤。

  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有两类,一类是像搜狐、新浪、人人这样通过主板,通过路演的方式,找最好的投行、律所、会计事务所来严格把关的上市,总体比较健康;还有一类是借壳上市的公司,其上市流程非常简单,从主板走正常流程上市是上不去的。这种类型的公司参差不齐,路演时使用的大多不是一流的服务提供商,但却符合美国证监会的标准。从上市第一天开始,其股价就不是特别高,所以在泡沫大潮中首当其冲受到冲击。

  不搭上市“顺风车”

  记者:在前不久的搜狐Q1财报中,搜狗的营收出现明显增长,张朝阳当时希望搜狗赶快做大收入和利润,快跑赶在本次互联网泡沫破裂前冲上市。现在搜狗是否会延期上市?

  王小川:这一轮互联网泡沫的出现,出于部分海外投资者的过高追捧,很多创业公司因此一步登天。捧得越高,摔得越惨,这对于后面排队上市的企业的确会带来很多痛苦,比如路演过程中可能投资者不再信你“说故事”。

  搜狗的分拆上市本来就没有明确的时间表,没有圈钱的需求,因此也不会太过于根据外部环境来提前或延后计划。比如搜狐畅游2009年分拆上市时,正好是在全球金融风暴的风眼里,但后续业绩发展得都相当稳健。

  记者:在你看来,泡沫出现是因为公司讲述的故事太动人,还是投资者没有擦亮眼?

  王小川:从某个角度来说,海外投资者就从未擦亮眼过。对于一些尚未盈利、商业模式又不太清晰的公司而言,其IPO仅靠华丽的概念来包装,也能获得投资者的集中追捧。他们不愿错过眼前的肥肉,却忽略了分析法律、管理、宏观经济等各种风险,而这就是贪婪的代价。

  另一方面,华尔街对中国概念股的唱衰,是出于一部分企业的信任危机和财务问题。华尔街离中国太远了,他们对中概股的判断是“一荣俱荣,一毁俱毁”,所有的上市企业都被困在一块儿评价了。等中国企业的影响力更大、海外投资者的了解更深时,会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。

  记者:那么从现有的趋势来看,尚未盈利的互联网中概股是否会开始受到投资者冷遇?

  王小川:这个要分情况讨论。第一种是像优酷、当当这样有成熟的商业模型、未来盈利指日可待的互联网企业,他们正因大环境的转冷而进入了最艰难的时期,熬过这段时间就能守得云开见月明。

  第二种是急着上阵的企业,比如最近启动IPO的迅雷,可能会面临骑虎难下的尴尬局面。今后上市的企业开盘价肯定没有首批那么高,对于急于回本的风投来说,会是比较大的打击。

  第三种是像搜狗这样,并没有太多的资金需求,对上市后的定价不会太在意,可以随遇而安。搜狗上市的目的在于决策的独立性,不再受母公司的约束,抛去门户之见,更方便地与互联网同行开展合作。

  记者:对于急着搭顺风车上市的其它互联网公司,有何建议?

  王小川:就好比一颗刚生的蛋,还没孵出鸡,就把它烤熟了,这显然是不合适的。先要冷静观察一下时局,并思考公司本身是否已经得起资本市场的风浪。拿搜狗本身来说,我们是去年8月份签的分拆协议,10月份资金到位,现在新公司运营才半年,内部还有很多工作,比如做一个公司,行政部、财务部都要五脏俱全,这都需要时间,急不来。

图片
  • 李国庆揭财务作假 陈一舟批害群之马 CEO谈中概股
  • “码农”摇身变股东
  • 从消费电子烧到无人驾驶 苹果、三星、华为“跨界造车”各怀心思